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王国庆:几十年喊减负 有些地方孩子的书包越喊越沉



2018-11-20 05:29:16

水富找小姐找服务〖レ信:84940955〗水富找小姐包夜服务〖レ信:84940955〗水富小姐找服务〖レ信:84940955〗水富找小姐上门服务〖レ信:84940955〗水富学生妹上门全套服务 (包夜服务)全天 24 小时安排 .

str_replace(' ','
',

(原标题:王国庆:几十年喊减负 有些地方孩子们的书包越喊越沉)

王国庆:几十年喊减负 有些地方孩子的书包越喊越沉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3月2日16:30在人民大会堂一层新闻发布厅召开,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向中外媒体介绍本次大会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图为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介绍有关情况。新华网/中国政府网 陈杰 摄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于2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一层新闻发布厅召开,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向中外媒体介绍本次大会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光明日报融媒体记者:一直以来政府都在倡导为中小学生减负,但普遍反映孩子们的压力和负担依然不轻。请问发言人,怎样才能切实减轻学生负担,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快乐学习、成长的氛围与环境?谢谢。

王国庆:为中小学生减负,长期以来一直可以说是社会的一个沉重话题。我们也做了一点统计,从1951年到2017年国家围绕中小学学生的减负出台过几十份文件。但恰如古诗云:“一山放过一山拦”。几十年喊减负,有些地方孩子们的书包越喊越沉,课外负担越喊越重,睡眠和休息的时间越喊越少。也有数据显示,我们国家中小学生每天课外写作业的时间是2.82小时,时长已经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将近3倍。

王国庆:说到这儿,我想在座的大家都熟悉那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里面有一句歌词:“做完了一天功课,我们来尽情欢乐。”我就在想,看看我们身边有的孩子。我听到周围有人讲,那些孩子们有的时候作业做到晚上九点、十点甚至十一点。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

王国庆:学生减负是大家关注的一个问题,也是全国政协委员在关注一个话题。大家认为,学生减负涉及教育观、人才观和相应的制度机制等深层次问题,是一个需要综合施策、全社会共同发力才有望解决的系统工程。作为政府要优化管理,要进一步深化教育的综合改革,切实改变应试教育,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破除分数和升学率作为衡量学校的唯一标准,以此来营造学校、教师、家长、学生都减压的良好教学大环境。特别是还要加强对各类校外培训的管理,切实把教育部等四部门2月中旬、也就是前不久部署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落到实处,让课外培训成为学生素质教育的补充,而不是变成强化应试的“助推器”、家长和学生负担的“增压器”,更不能被有些人用来干扰我们的教育秩序,煽动社会焦虑情绪,成为他们牟取暴利的工具。前两天也有很多媒体在报道,有的家庭不堪重负,这些钱上哪儿去了?从学校来讲要坚持科学施教,要建立以学生健康发展为本的教学关系,严格遵循教学规律和课程标准开展教学。现在大家也都对超前教育意见很大,所以要以制度创新形成学生减负的长效机制,合理设计学生作业的内容和时间,把学生和家长从繁重的作业负担当中解放出来。对于学生参加课外培训也要予以科学的引导。家长们也要打消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要克服从众心态,不要攀比报班,不额外给学生加压,避免形成“校内负担减了,校外又增加”。同时学生要注意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和高效的学习习惯。

王国庆: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中小学生减负确实是个大难题,但为了孩子们,我想利用这个机会要呼吁,我们别再仅仅是坐而论道,而应以真抓实干的精神,起而行之、迎难而上,用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一座一座地搬走年幼孩子们本不该承受的重负之山,让他们真正快乐的学习、健康的成长成才。我们眼下能不能呼吁让孩子们每天多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根据网络文字直播整理)

)

str_replace(' ','
',

原标题:上铺史师傅


  □唐大山

  在青藏线列车里,史师傅和我一样,都是回家陪老人过年的。

  他睡在我的上铺,从打招呼的几句话里,得知我俩在拉萨住得很近。旅途漫漫,交谈不断深入,快到徐州站时,相互推心置腹,已是无话不说。

  史师傅名叫史宝芳,用他的话说,大多数人猛一听,以为他叫史宝方,一说是芳草的芳,又认为是女孩的名。他的名字悦耳,经历却充满艰难与曲折。

  史师傅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于山东枣庄一户农民家庭。一九九〇年,他应征入伍,去西藏戍边。坐火车到西宁,然后换乘军车经格尔木进藏。他说,感谢部队,因为当兵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部队生活让史师傅有机会学习并掌握了烹饪技术,而且去北京等地参加过专门培训。

  三年后,史师傅依依不舍地告别战友,回到家乡。按照传统步骤,他种地,结婚,再种地……周而复始的耕作,使他感到在部队所学技术无用武之地。退伍留在拉萨创业的战友写信邀请他,史哥,种地没错,可咱不能把学到手的好活废了。来拉萨吧,这里条件差些,但有优势,生意比内地好做。他的心动了。

  按照熟悉的路线,先坐火车到西宁,然后换乘的不是军车,而是长途汽车。到格尔木,一路顺畅。从格尔木再换乘去拉萨的长途汽车。谁知翻过唐古拉山抛锚,前不挨村后不着店,别说没带多少钱,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东西。又冻又饿,真应了那句话,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要是现在这个年龄摊上那时的条件,估计命早没了。从西宁到拉萨,长途汽车要跑上四五天,车票昂贵。

  起初做酒店生意,还可以。这里虽然消费者没有内地多,但钱挺好挣,比在家种地强。

  体验过长途汽车的颠簸之累、时间之长和花费之多,史师傅想感受一下乘飞机的味道。

  从枣庄坐火车到成都,托战友买飞机票。战友说第二天才有,只好花四十五元在机场附近住上一夜。次日赶紧和战友一起去买,飞机票由原先的三百元涨到四百八十元。这在意料之外,身上只有五百元。史师傅给战友说明情况,战友帮他找了一家一宿九元的旅店。下了飞机,那时没有机场大巴,只能坐价格昂贵的出租车。史师傅给司机道出实情,到了他经营的酒店,才把车费付上。

  从家来拉萨难,从拉萨回家同样不容易。

  史师傅说,那时乘民航客机要三百元,而坐部队运输机只要一百五十元。自己曾是军人,却没坐过部队的飞机。既然军机便宜,他就踏上从拉萨飞往成都的运输机。他听说运输机响得震人,不大相信,等到起飞,才知道响的程度。无法描述那种感受,只能告诉你,由于飞机噪声太大和时间过长,下飞机半天,觉得它仍在耳边轰鸣。如今条件好了,以前在路上吃的苦受的罪永不再现。

  后来,酒店生意急转直下,之前不被看好的单位食堂却办得风生水起。经过观察,研判,史师傅决定放弃酒店生意,转而承包单位食堂。他的思路是正确的,选择是明智的。当然,干的都是老本行,这是他擅长的。

  史师傅先承包一个有五百人就餐的食堂。单位与他签合同,采用工资制,即食堂由他经营,他和食堂员工领取单位工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食堂不会为谋利而降低饭菜标准。单位根据政策给职工伙食补助,以当前情形为例,职工中午花十元钱就能吃到质优量足的自助餐。单位、职工和史师傅三方都高兴。史师傅聘请的厨师月收入超万元。很快,他又承包一个单位食堂。夏季生意好的时候,他要聘请十位厨师才能忙过来。

  说起回报家乡,史师傅有些想不通。他承包食堂需要人手,首先想起家乡人。回到村庄一说,有烹饪技术的年轻人宁愿去临沂每月挣两千元,而不愿去西藏每月挣一万元。他只有先说服两个弟弟。

  两个弟弟听从哥哥的建议,来到拉萨参与食堂经营。

  其中一个弟弟,和同在食堂工作的藏族姑娘拉珍日久生情,喜结连理,在日光城安家落户,小日子过得舒适,已达到小康水准。

  如今,史师傅又添了心事,不是食堂的事,而是儿子的事。儿子出生于老家,成长于拉萨,一表人才,收入与相貌成正比,如今二十五六岁,不提恋爱和婚事。史师傅提示儿子,他却对爸爸说,自己太小,想过几年再处对象。

  史师傅自我解嘲地说,当初自己处对象多难,差点没说上媳妇。现在条件好了,年轻人却贪图自我享受,不考虑家人感受,有的甚至不愿承担责任。

  前些年,史师傅的父母身体尚可,兄弟仨在拉萨闷声发大财。如今,父母生活虽能自理,毕竟年逾八十。春节前,哥几个商量,父母不能来拉萨,大哥回山东陪父母过年。

  戊戌春节和藏历新年恰巧同一天,单位放假十天,史师傅借此机会回家。他打算到家即陪父母赶集并为他们添身新衣服,欢欢喜喜过个年,单位上班前再赶回拉萨。

)

str_replace(' ','
',

(原标题:全国政协委员刘世锦:GDP增速保持6.3%就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

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驻地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不能再追求不切实际的高增长,经济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所以一定要由过去追求GDP“挂帅”转向真正以质量效率为核心。

___________.thumb_head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开年之后,各地纷纷晾出地方经济“成绩单”,甩掉单纯追求GDP增速包袱,由过去的“速度情节”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成为各级政府改变政绩观的重要体现。

那么,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会呈现出怎样的趋势?全国GDP增速保持在什么区间最为合适呢?

2018年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驻地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不能再追求不切实际的高增长,经济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所以一定要由过去追求GDP“挂帅”转向真正以质量效率为核心。

在谈到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增长趋势时,刘世锦认为,总的来看,中国经济增长从过去10%的高速增长逐步转向中高速增长,再往后可能就是中速增长,这是符合中国经济发展规律的。“未来,中国GDP增速保持在6.3%,就能够完成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当前最重要的是做实、做优中国经济,而不是人为的推高中国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天津、内蒙古等地的经济数据“挤水分”引起广泛关注,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曾表示,近年来,通过统计改革的持续深化和统计制度的不断完善,统计数据质量得到很大提高,少数地方数据不会影响到全国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经济发展也有阶段性变化,有结构性变化,当然也有周期性的因素,所以研究2018年的经济形势要综合研判。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结构调整、优化升级在加快进行,提质增效的阶段性变化特征会越来越明显。”宁吉喆说。

而在刘世锦看来,地方各级政府主动给GDP“挤水分”,反映了政绩观的改变。“从各地方来看,政绩观的调整非常重要,不能认为把‘速度’搞起来就觉得政府是有所作为,而是要把三大攻坚战打赢,真正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

对于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是否会再次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刘世锦预测,虽然中国经济已触底回升,但未来GDP不太可能再次回到高速增长状态。

)



相关报道:发改委:自6月10日起调整居民用气门站价格
相关报道:王岐山会见普京当选国家副主席70天后第18次露面
相关报道:中国藏学家交流团访荷兰强调涉藏问题勿偏听偏信
相关报道:国内油价创今年最大涨幅地缘政治动荡是主要因素
相关报道:较强冷空气将影响北方地区局地气温下降8℃以上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698583559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